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饑餓”的糧票

作者:金運明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0-09-07

  近日,我在家翻閱一本舊書時,夾在書中一張面值為3市斤的全國糧票突然掉落出來。這張糧票是如何夾進書中的?因時隔久遠,我一時也無法想起了,但它勾起了我久遠的記憶。

  那是在1982年9月,我第一次到南京軍區《人民前線》報社出差,臨行前,我從機關食堂司務長那領出了出差這幾天的伙食費。于是,我懷揣著出差的伙食費和糧票,帶著軍人的通行證,乘上了南下的列車。出差期間,由于晚上沒有地方可去,我就從附近的一家新華書店購買了這本書,F在想來,這張糧票就是這樣留存下來的,我把它夾進書中,當書簽用。

  還記得那時,我國正處于“票證經濟”時期,面粉票、禽蛋票、棉花票、煤油票、糖票、布票等等,涉及方方面面,應有盡有。而軍隊用的則是軍用糧票,和全國糧票不同,所以我們個人出差或探親時,都會按照離開軍營外出的天數領取一定的全國糧票。在那個時期,糧票是作為一種有價證券的,只有憑糧票才能購買到食品。當然,和普通百姓相比,“票證經濟”對軍人個體的影響并不那么大,軍人吃穿用的均由部隊統一配發,我們當戰士的每月有七八塊錢的津貼費,由于不用自己買吃的,每月下來可以攢出四五塊錢。

  那么我國最早出現糧票是在什么時期呢?對于這一問題,我沒研究過,也沒考證過。不過,據一位收藏票證的友人告訴我,他手上最早的一張糧票是抗戰時期晉冀魯豫邊區發行的兌米票。從他那里,我還了解到了一些有關糧票的常識——我國發行最早的糧票是1951年皖南人民行政公署糧食局發行的大米票;面額最大的糧票是1962年和1963年上海市糧食局兩次發行的“糧食支撥書”,面額為1400斤;面額最小的糧票是1960年南京市糧食局發行的“南京市糧食局流動購糧憑證”,面額為壹錢……朋友還告訴我,1955年8月25日,經國務院全體會議第17次會議審議通過《市鎮糧食定量供應憑證印制暫行辦法》后,全國才正式實行糧票。

  當然,“票證經濟”也并非是我國獨創的,蘇聯在十月革命后,也采取過商品計劃分配模式,發行過各種商品票證。另外,美國也曾發行過各種商品票證,種類也不少。據我所知,現在世界上依然還有一些國家在使用商品票。

  聽了朋友的一番介紹,我不禁聯想起我們曾經生活過的那個年代。那時候我國處于計劃經濟時期,各類物資都還比較匱乏。還記得小時候沒有吃的,所以我們總是期盼著過年,因為過年至少可以買點東西解解嘴饞,所以那時候流傳著一句話——“小孩子巴過年,大人怕過年”。這就是那個年代人們生活的小小縮影。

  進入80年代初、中期,我國的計劃經濟開始向市場經濟過渡,各種票證也就由此漸漸地退出了人們的日常生活。然而,糧票雖然失去了它原有的票面價值,但卻深深地刻下了不同時期的歷史價值和歷史烙印。如今的糧票,早已成為了一些喜愛收藏者最為珍貴的藏品,更成為了一個個生動的愛國主義鮮活教材。

 。ń疬\明,著名記者,現為某出版集團紀委書記。著有報告文學作品8部。有35篇作品獲全國和省部級獎。)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