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愛情線被陽光照亮(散文詩) 心中風鈴

作者:周慶榮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0-08-10

  黎明的心

  任何黑暗,都會有坐在黑暗中的人。

  你是否有明天,取決于你是否具有一顆黎明的心。

  八月的第二個凌晨,閃電在窗外舞蹈,雷聲如重錘,擊打著沉悶的夏夜。

  此刻,我滅燈獨坐。

  那些漫步的、蹣跚的、疾走如飛的,都是我在白天看到的行走方式。那些開花的、結果的,以及被不斷修理的植物籬笆,事物在各司其職。

  遠處田野里的莊稼和糧倉在交談,我愿意被我看到的一切鼓舞。

  在黑暗中,我想著自己沒有看到的人們之間的互相熱愛,它是密不示人的銘文,是黑暗中的力量。

  是的,閃電是黎明的引信。

  多年以后,我會記起這次黎明前的獨坐。

  雷雨交加,這是每個人一生中必須經歷的考驗。

  

  壁前心語

    ——觀戴衛畫《達摩面壁》

  面壁豈能只為思過?因為人生最好無過。

  我們這般平常人,都曾經做過壁前人。

  達摩是面壁的先行者,壁上文不能生硬冷僻,繁體字不宜過多。

  把常用字選擇好,它們有著蕓蕓眾生的體溫。如果寫成一篇文章,文章中定能讀出田舍、稻谷和麥地。讀出聲來,人們聽到了蟬鳴其時,雞犬相聞。

  達摩面壁,思緒萬千。

  佛語不誑,從此不再緬懷落葉,不再讓眾生寂寞如圣賢。

  以佛光照亮新綠,壁上的常用字隨意組合,每個人都把日子寫成了生動的人間煙火,每個人的生命都沒有輕易地虛度,他們不曾嘆息。

  達摩面壁,戴衛作畫。我是深夜的飲者,我也面壁。

  不為留名,只期冀在尋常的街頭巷尾和野徑壟上,留下我的足跡。

  

  斷垣上的掌印

  風攀過斷垣,呼嘯而去。

  初冬下午的陽光調整焦距,我看到一枚掌印深嵌在墻壁。

  時光里總有一些烙印,它是無名者留給未來的旗幟。

  掌上的生命線長而散亂,雖然生活注定充滿艱辛,但平凡者意志堅定。智慧線和事業線已經模糊,這驗證了歷史檔案中永遠有一部分內容屬于沉默。

  愛情線被陽光照亮。

  我一直相信,真實而生動的愛應該在這樣的人手里。

  城墻中那些與功名利祿有關的構成,是已經坍塌與風化的部分。

  凡舉旗者,在冬天請來這里,看看被陽光照亮的這枚掌印。

  

  山脈K線圖

  我仔細地看這段山脈,左高右低的時候,我決定翻過一道山。

  夕陽照向東邊,飛鳥的翅膀被陽光鍍紅。

  我在山的這一面再看,秋天的形狀除去落葉,我看到紅楓的表達。山形左低右高,關于未來的走勢,突然發生轉折。

  有人在春天投資,持有成長性的樹木。有人在夏天最熱烈的時候撤退,他們誤判山脈的堅定。

  右邊最高處,我看到一簇簇楓樹紅得讓人驚喜。只有會看山的人,才能忘記深淵。

  投機主義者摘下金黃的柿子,他們走進谷底,在山溪邊散步。

  在山谷看山脈,峰巒疊起的景象使我警惕股票的K線。

  巖石挺拔,用一寸寸的身體買進高度;山形嚴重下切時,石頭們沒有團結在一起,這個時候,總有山溪流過,為了行人不遭遇懸崖的絕望。

  更多的情況下,山脈連綿、起伏,如同日常的人群。

  我在別處曾經看到大大小小的山洞和山體被剝削的模樣,我痛恨老鼠倉和人為的災難。

  文字寫到這里的時候,已是山谷的子夜。

  我以酒代茶,走出房間,站在山谷安靜的黑暗里。

  一抬頭,望見山脈省略一切色彩斑斕的氣候,它黑魆魆的影像是夜晚里多么堅強的存在。

  我只看它的最高處,然后看到滿天的繁星。

  真正的K線是山脈的脊梁,它在光明里,更在黑暗中。

  它在牧夜人的心上。

  

  抒情的邏輯性

  還未成熟的果實從枝頭掉落,這一場景被我目睹。

  仲夏之時的狂風暴雨,它只是環境的布景,不是讓果實失去成熟結果的唯一作用力。

  比如,一個月后才會真正成熟的李子,它們今天灑落一地。每一個李子的肌膚上,仿佛梨花帶雨。

  事物自發抒情,或者配合抒情,其結果必然是:情未濃透,卻已物是人非。

  狂風暴雨是真的,五個小時后,天空一輪明月也是真的。

  我在月下緩緩踱步,抒情的邏輯性多么像人間上空的月,此前,風雨飄搖,電閃雷鳴。

  所有的……

  所有的愛可以一起來,潮水終要上岸。所有的恨應當按時消失,潮水會從岸邊撤離。

  人生要去掉一個最高分和一個最低分,讓愛恨不交加。剩下的就是尋常的沙灘。

  就是蕓蕓眾生,就是海鹽一樣的咸和沙灘上足印的從容,就是一只海鷗飛走,一群海燕飛來。

  就是一個都市和一個村莊共同分享的傍晚,就是一塊莊稼地邊上的一次葬禮或者婚慶隊伍的喜樂之行。

  就是理論和實踐的把盞言歡。

  就是強權對俗常生命的檢討,就是任何一次離開都會等到歸來。

  

  泰山與日出

  可以登上絕頂,但別的山不小。

  一切的往事留在山下,在高高的山峰上,我們只面向未來。未來是永恒的提醒啊,心里只有自己的人,一定像山頭松動的石頭,也許一陣輕風就讓他滾回原地。

  忘記曾經的惆悵,惆悵里故作玄虛的臉,你在充滿灰塵的地方因為灰塵的贊美而喜悅。我此刻想到的是未來,未來正和初升的太陽一起問候我站立的山峰。

  山峰有偉大的名字,它是泰山。

  霧仿佛日出時的考驗,一些人中途回去,看不到日出就不能留在山頂?我驕傲,我是留下來的人。

  我愛霧中的信心,邊上的樹伸出手臂,它想握住太陽的手。我也想握,握它永遠的升起,握它的豪邁與堅定。

  我非常想表達我在高高的泰山頂看到日出時的心情,心里應該只有太陽,夜的暗與暗中的故作聰明,成為我必須鄙視的內容。

  在泰山頂,我在,眾山可以不小。這里的日出不允許利欲熏心,也就是說,對待萬事萬物首先需要彼此尊重。這一感悟讓我有勇氣與齷齪的人遠離,我呼喚的莊嚴在高高的泰山頂上。

  泰山,愛在高處。

  我是不會恨的人,在泰山,所以我不能低。

  同時不能低的是剛剛升起的太陽,它紅,紅了山上,也溫暖了山下。

 。ㄖ軕c榮,筆名老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洞笤姼琛分骶、《星星·散文詩》名譽主編、《詩潮》編委。曾獲2015年《芳草》第四屆漢語詩歌雙年獎、2016年《星星》第二屆散文詩大獎、第二屆劉章詩歌獎、第七屆中國“冰心散文獎”和2019兩岸詩會桂冠詩人獎。)

  

  《林外嗚鳩春雨歇》 余東升/作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