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收藏
首頁>新聞>金融

上半年金融市場的交易邏輯

作者:李奇霖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0-08-05

  今年上半年,大類資產的走勢經歷了過山車式的顛簸。

  1-4月,金融市場走的是疫情邏輯。經濟被封鎖,投資者出現衰退與通縮預期,美股原油暴跌,引發流動性危機,除美元以外,所有資產都出現了暴跌。

  美聯儲為救市挽救經濟,保住市場主體和金融穩定,開啟史無前例的放水模式,財政跟進救助與刺激,除美債、中債等具有避險屬性的資產,以及美元現金外,其他所有資產均開啟修復或暴漲模式,持續至今。

  泛濫的流動性是各類資產暴漲的前提。各大央行釋放出了天量的流動性,但企業、消費者由于疫情阻隔,無法有效將這些流動性用于生產和消費,流動性沒有被完全消化,淤積在金融市場,用于投資金融資產。

  投資講究邊際變化。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疫情依然在我們身邊,經濟距離正;蛷妱莅l展還差很遠,但其對金融資產價格走勢影響的重要性在減弱。3-4月份全球經濟因為疫情大封鎖,已經構成了基本面的深坑,經濟不可能變得更差,講不出更糟的故事。

  相反,3-4月份后,以中國為代表的大國開始解除經濟封鎖,全球經濟邊際改善,實際開始復蘇。

  疫情對經濟中長期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影響嗎?

  現在來看似乎沒有。按照美聯儲的說法,疫情是一場健康危機,主導經濟中長期增速的三大因素:技術、勞動力、資本,都不會因為健康危機而遭到嚴重沖擊。

  因此,盡管我們在短期可能會面臨失業、小微企業倒閉、收入下滑、消費意愿低迷等問題,但如果我們相信經濟存在周期回歸的力量,那么就應該相信,宏觀基本面將在疫情得到控制后逐步恢復。

  全球央行和財政做出的積極回應,只是加速了這一回歸過程,就像每次經濟陷入衰退后,央行投放大量的流動性,出臺大規模的財政刺激計劃,推動經濟周期修復一般。

  疫情終將過去,逆周期調節+阻滯消費生產的因素(疫情)逐步消失。經濟復蘇遲早會到來,只是時間和幅度不定。

  因此,投資者看待3-4月份后的宏觀環境,看到的是經濟復蘇前期+流動性泛濫的組合。這個宏觀組合對股票、商品等風險資產而言,再好不過了。無論是估值還是基本面,都能講出很好的故事。

  投資交易的邏輯,從之前經濟衰退大通縮,反轉成了復蘇與通脹。

  這一點我們從暴漲的黃金白銀和美債隱含的通脹預期走勢中可以明顯看出。

  通常來說,黃金是跟著美債實際收益率走的,受美聯儲寬松預期和通脹預期兩種預期的指引。前者的強弱可以大致從美債名義收益率走勢看出來,而后者直接觀察經濟基本面和通脹的變化即可。

  另一種貴金屬白銀,由于其更多用于工業產品中,工業屬性更強,受寬松預期的影響更小,因此在寬松預期為主導邏輯時,走勢不如黃金;但在經濟復蘇和通脹預期為主導邏輯時,其走勢卻往往會強于黃金。

  今年3-4月份后,10年期美債名義到期收益率一直趴在0.6%-0.8%的底部窄幅震蕩,這表明投資者對美聯儲進一步寬松的預期非常弱,美聯儲大放水對黃金白銀等貴金屬的暴漲基本沒有太大的貢獻。

  貴金屬的暴漲,基本全靠通脹預期回升貢獻,黃金和美債隱含的通脹預期走勢基本一致就能夠體現這一點。

  白銀期貨的漲幅(37.4%)高于黃金期貨(26.5%)也能說明,3-4月份后市場主要關注經濟復蘇與通脹回升預期。

  因此,我們看這一輪美股、工業商品、貴金屬等資產的大漲,背后除了流動性泛濫的邏輯外,其實更多的是投資者交易經濟復蘇和通脹回升預期。

  國內大類資產走勢的運行邏輯和海外基本相似。

  4月份后,各類資產基本都是按經濟復蘇預期的邏輯在定價,所以股市和工業商品強勢。

  唯一存在明顯不同的是,中國經濟恢復最早,在5月份便開始退出非常規的貨幣政策,而美聯儲則一直在擴表買債,維持著非常寬松的貨幣環境。

  因此,即使中美兩國均存在相同的復蘇預期,但美債受寬松的貨幣政策牽引,繼續保持在低位。

  而中債伴隨著貨幣政策收斂,收益率快速上行。

 。ㄗ髡呦祷涢_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